+86 28 65260048
News China Merchants

中国如何借鉴海外基础设施国际合作开发模式

Time: 2017-03-01
Viewed: 24

以电力和能源领域为主的境外投资、开发和经营活动,肩负着落实和推进国家外交和能源战略的任务。电力、能源行业的国际化,符合国家利益,国与国之间的能源合作,特别是电力合作,对巩固相互间的经济乃至政治关系至关重要。总结和学习国际相关经验,不仅能够保障实现国家利益,还可以拓展企业发展空间,提升行业的国际形象和国际竞争力。


✦ 国际开发合作以民间为主导


1.从政府投资、运营主导向官民合作或民间主导转变


基础设施指道路、港口、能源、通信、水利、公共卫生、城市供水等为国民和经济提供基本服务的设施,也称公共资本。二战后1950-1970年代,政府投资、运营的政府主导型或政府投资型的模式,是发展中国家发展基础设施的主要模式。1980年代以后政府和民间企业合作(“官民合作”)甚至民间企业主导(运营甚至投资)的模式,即PPP模式或PFI模式(从私人融资角度的说法)开始出现并得到迅速发展。


2.国际合作模式多种多样


基础设施的国际合作有多种模式,按照国际支持者主体和支持资金性质不同进行分类。国际合作者可以是政府、国际机构和民间企业,资金可以是无偿或有偿的,同时存在多种无偿或有偿方式及多种方式的组合。


按照项目的资产所有权、风险责任、运营主体以及法律形式等亦可分为多种模式。


因此,民间企业在海外基础设施开发的投资模式主要有以下三大类:一是合资,即政府部门与民间部门共同对基础设施项目进行投资,共同拥有所有权,共同进行经营。

风险与责任按照投资主体所有比例分担的同时,还要依照合同协定。二是民间承担商业风险项目,由民间部门承担商业风险,以及建设、运营的项目。一般形式有:BOT和BOO。此外,还有建设/拥有/经营/转让(BOOT)、设计/建设/融资/运营(DBFO)、建设/租赁/转让(BLT)等其他形式。三是股份转让,国有资产通过政府转让股份或直接变卖资产实现民营化。


3.PPP模式发展的动向和特点


1990年以后,很多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领域都引进了PPP模式。这主要是因为发展中国家为了解决基础设施供给不足和国内投资效率低下问题而实施了开放政策。


1990至2003年PPP方式投资项目数约2840件,投资总额为7860亿美元。其中,在发展中国家,1990年投资总额为180亿美元,1997年为1310亿美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以后由于自身问题及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等原因,PPP模式投资额下降,2003年降到高峰期的40%的水平。


PPP方式主要分布在通信、能源、交通领域。其中,能源行业项目投资额为2602亿美元,占全部的33.1%,仅次于通信,投资项目数约1164件,占全部的41%,位居第一。


PPP投资主要集中在拉美和亚洲,拉美投资额和投资件数均第一,分别占47%、37%,东亚、大洋洲分别为26%和24%。前三位的主要受援国是巴西、阿根廷、中国。


PPP投资主要集中在大企业(跨国公司)。在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中大企业处于绝对垄断地位,特别在城市用水和交通领域,集中度达到了70%左右。


另外,PPP投资受投资国的文化、语言影响很大。一般投资国愿意选择与本国文化、语言相关和接近的地区。如法国、西班牙、葡萄牙愿意选择的地区是原殖民地,德国则是中欧,日本、韩国是亚洲,美国是拉丁美洲地区。


PPP项目存在多种风险,甚至可能失败。存在的主要风险有:技术风险、市场风险、经济风险(如汇率)、法律风险、政治风险等。解决风险问题需要建立相应的风险管理体系和风险分担机制。


根据世行专家对拉美PPP项目的调查,项目失败的重要原因是制度不健全、缺乏有效的审计监理机构。为解决存在的问题,世行和OECD专家提出三条主要建议:与ODA结合提升制度能力,政府以降低民间企业风险为主的支持方式,成果导向型的ODA援助模式。

  

✦ 利用政府开发援助促进国际合作


发展中国家在上世纪1950年代至1970年代就开始重视利用国际合作的模式引入国外资金和技术发展基础设施。当时的主要模式是政府和国际机构(国际援助开发金融机构或国际组织,如世行)或外国政府合作模式。通常是外国政府或外国机构提供赠款或低息贷款等,由外国公司或外国公司与当地公司合作建设项目,项目建成后通过培训和技术支援使受援国的公司或机构掌握技术,进行运营。这种模式亦称开发援助模式(ODA)。


在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援助规模最多不超过援助国财政预算支出的10%~20%,不超过被援助国GDP的4%~5%。


2005年从全世界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流向看,政府开发援助占全部资金流入量的35%,政府开发援助以外的其他公共基金和民间资本占全部资金流入量的五分之三。国际开发范围分为经济领域和非经济领域两方面。

  

✦ 日本的共同开发模式


1. 多种合作模式并举


第一类是日本政府开发援助项目。外务省作为对外窗口,负责与申请援助方政府进行协调和签署合作协议,经济产业省负责项目指导,财务省负责项目审批预算。专门的援助实施机构国际协力机构(负责技术支持)、国际协力银行(负责日元贷款)负责项目管理和监督。一般情况下,开发咨询公司负责项目的具体实施。


项目的招投标分工明确。国际协力机构负责组织项目前期调查、可行性研究、方案设计的招标,国际开发咨询公司等参加投标。项目工程建设在法律上应由当地政府负责招标,但实际中,很多情况是当地政府委托国际开发咨询公司或当地政府与国际开发咨询公司一起招标,日本大型综合建筑商等参加投标。


第二类是国际机构援助项目。国际机构(世界银行、亚洲银行等)接受发展中国家政府的援助请求后,委托专门的国际开发咨询公司或项目管理公司对项目各阶段进行项目管理承包,再由项目管理承包商代表业主通过招投标形式,择优选定一个或几个(大型项目)工程公司对项目实施阶段、收尾阶段的工作进行总承包建设。


日本在海外电力开发项目的分工上,一般是项目的计划、设计、工程监理由国际开发咨询公司承担,项目的工程建设施工则由综合商社及大型综合建筑商承担。20世纪90年代BOT盛行后,开发咨询公司的作用受到抑制。


第三类是民间开发项目。成立项目合资公司(新能源公司),由新公司负责组织项目的开发、建设和运营。


这是1990年代中期以后在日本出现的新合作开发模式。如电力管制放松后,综合商社开始积极介入海外电力开发市场。精熟亚洲市场的日本商社与本国或国外的跨国电力设备供应商及电力公司共同成立合资公司。


合资公司实质上是项目联盟,内部分工协作,综合商社主要负责政府公关、挖掘项目、筹集资金、组织建筑分包企业,电力公司负责电力运营维护,设备商负责提供设备。这种开发模式集中了综合商社和电力公司的优势,利用各自资源和技术优势,形成了集项目挖掘、设计、实施等一体化功能的综合性电力开发公司。丸红、三菱商事是其中最活跃的两家商社。


2.政府重视建立企业间的协调机制


政府和民间的咨询机构以及行业组织对政府决策起很大作用。海外经济协力会议和海外基础设施事业促进会是日本政府重要的海外电力开发智囊机构。


政府主要利用“产官学”的政策审议会或研究会,通过各种咨询机构、行业协会进行直接或间接协调,指导企业合理分工。


日本海外咨询企业协会负责海外开发项目的综合性协调,其他专业性协会也分别在不同专业领域发挥着各自的协调机能,如海外电力调查会、电气事业协会、海外建设协会、日本机械设备协会等。

  

✦ 政策建议


1. 按照经济与政治相结合的原则,制定支持我国企业海外基础设施开发战略和政策


目前,由于多种原因,一些发达国家或所在国既希望与我国经济合作,又担心我国影响过大。经济援助与支持企业海外投资发展相结合的“经济外交”政策是一些国家与我国竞争的重要手段,并在所在国取得明显的效果。


我国现阶段尽管不可能实行与发达国家同样的“经济外交”政策,但针对与我国合作基础薄弱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可以结合支持我国企业到海外投资发展战略,加大对所在国或地区的经济援助力度。可考虑按GDP0.1%的规模实行政府援助开发,援助重点是能源、交通、环境、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


这样,既有利于在国际竞争力上有比较优势的我国电力运营、设备制造和工程企业更好地“走出去”,也有利于推动所在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密切与我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


2.按照可持续发展的原则,支持企业海外开发


基础设施开发项目,尤其是水电开发综合性强,对所在国或地区的经济、环境、社会乃至政治的影响很大。国家支持政策必须从综合性、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出发制定政策,指导我国企业与所在国友好合作与开发。


同时,还要软硬结合,回应某些国家对我们“重硬轻软”的指责。如支持电力开发政策,首先是要配套支持与电力开发有关项目,如流域开发,必须有利于环境保护和社会稳定发展;其次是软硬结合原则支持电力合作的发展,即在帮助所在国提高电力建设等硬件的同时,还要支持它们提升管理、技术、制度等软实力,国家应支持企业发展软项目。


此外,建议开展开发地区有关经济发展的综合调查。这是制定我国全面合作战略的基础。内容包括资源、产业、经济制度和政策、外资及中资等情况。调查可采取产学研结合的形式,以民间企业调查为主。


3.支持我国企业以共同开发模式参与海外项目开发


共同开发包括中方企业间合作、中方企业与所在国企业和政府合作、中方企业与所在国以外其他国家的企业合作等多种方式,合作对象可以是投资商、工程公司及咨询服务公司。我国企业要重视与发达国家企业及咨询服务公司的合作,这既利于学习经验,又利于降低开发风险。


因此,我国政府支持的项目还应包括与外国企业合作的项目。此外,为提高我国的影响力,还应加强与世行、亚行等国际组织的合作,积极参与国际组织的调研活动和开发项目。


4.建立我国海外开发的企业协调机制


目前重大项目的协调方式主要是政府直接指导或直接进行企业的协调。但从长远看,有必要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协调机制,以便更好地解决中国企业相互间低水平竞争的问题,提高海外投资和政策利用的效率。


建议建立有关海外开发综合性的行业机构,或在现有行业协会基础上,整合资源,增强行业协会的协调组织作用。该机构的功能主要是:组织对国家海外开发事业的调查、研究、咨询;组织有关的交流、研讨、培训;协调项目企业关系。


机构成员由符合一定条件或资质水平的电力等基础设施开发企业、设备制造商、金融公司及咨询服务公司组成,机构负责人为行业牵头企业的责任人,可请国家有关部门官员或有丰富经验的退职官员及有关领导为机构顾问,资金来自成员捐资、会费及政府和企业委托的研究费。


机构最好以社团或其他形式的非营利机构形式设立。这种机构本质上是以海外开发为目标组成的产业联盟。由于我国有关产业联盟的法律尚不健全,成立这样的机构需要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


Related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7 - 07 - 21
要点在“多行业期冀利用AI实现产业升级、大量AI高端人才、庞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容量、高性能计算机技术以及中国政府的政策支持”五项因素的促进下,中国有望成为全球AI中心。中国的AI市场将快速增长,因AI技术应用而深刻变化的行业有:汽车、制造业、机器人、无人机、玩具以及AR/VR等。中国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主要集中于北京、广东和长江三角洲经济区域。机器人、神经网络、语音和图像识别占据专利应用的大部分。由于 AI 商业价值正不断向深度学习聚集,如果没有资本和垂直领域专家,一些特定领域很难进入。中国AI崛起五大因素五大因素促使中国发展成为全球 AI 中心:(1)多个行业希望利用 AI 实现数字化转型;(2)大量人工智能高端人才;(3)移动互联网市场前景广阔;(4)高性能计算技术;(5)政府政策支持。其中,前两个因素尤为重要,是中国发展成为全球 AI 中心的独特优势。1多个行业希望利用 AI 实现数字...
2017 - 06 - 20
2017年1-6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45个国家和地区的3957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投资额481.9亿美元,同比下降45.8%。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672.8亿美元,同比增长1.9%,新签合同额1237.8亿美元,同比增长24.2%。对外劳务合作派出各类劳务人员21.9万人。6月末在外各类劳务人员91.7万人。1今年上半年我国对外投资合作呈现以下特点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合作稳步推进1-6月,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47个国家有新增投资,合计66.1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13.7%,比去年同期增加6个百分点。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714.2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57.7%,比去年同期增加6.1个百分点;完成营业额330.7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49.2%,比去年同期增加2.7个百分点。对外投资降幅收窄,行业结构持续优化1-6月,对外投资主...
2017 - 06 - 13
四川省政府近日出台《关于扩大开放促进投资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扩大开放领域、强化政策支持、促进投资便利化、知识产权保护、统筹协调等五个方面出台28条政策措施。相关部门、专家和企业解读认为,这份酝酿了3个多月的《意见》,在坚持既有优惠政策措施力度不减的前提下,结合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和自贸试验区建设,提出了不少创新的支持政策,着力提高四川吸引外来投资的比较竞争优势、打造西部投资首选地。打造更开放更公平环境省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意见》着重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投资领域“法无禁止皆可为”。《意见》明确:外商投资企业与内资企业同等适用《西部地区鼓励类产业目录》所有产业条目,并同等享受西部大开发政策。上述负责人透露,经积极争取,《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2017年修订)》中,四川入围的优势产业条目,由上一次修订时的35条增至39条,居中西部首位。据悉,该目录是...
2017 - 08 - 17
随着国家走出去战略和“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实施,近年来,中尼双边贸易保持较快增长势头,中国产品符合尼泊尔民众日常需求,技术设备适应尼泊尔建设需要。中国多元化的消费需求也为尼泊尔等国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和巨大的市场空间。近日,由中国商务部和尼泊尔商业部联合主办的“中国—尼泊尔贸易项目签约仪式”在加德满都举行。为了更好的促进成都“走出去”企业与尼方相关企业进行信息交流、把握经贸动态、促进项目对接,成都对外经贸促进会组织了成都有意向的相关企业参加了大会。        成都作为“一带一路”建设重要的极核和驱动引擎,我会也借本次签约大会举行的契机,向尼方相关政府、协会、企业发出了诚挚邀请,参加今年11月初在成都举办的“2017南亚产能合作(成都)对话会”,届时,我会将通过汇聚更多重量级产能项目,促进更多境内外项目达成合作 。
Members                             
Union Members
Deepen Mutual Benefit Cooperation And Promote Common Development
+ 86 28 65260048

China . Chengdu
Sichuan city of Chengdu province high tech Zone, Jincheng Road No. 666 C AUX Plaza 18 floor 09
Copyright ©2017 - 2020Chengdu Foreign Trade Promotion Association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电话号码管理

  • 028-65260048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